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PokerStars亚洲版(PS281.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上周,德扑经典书籍《小绿皮书》之翻牌前的打法让我们学到了要想赢下底池,翻牌前的决定至关重要!可以说,翻牌前的决定是决定翻后打法和赢下底池的关键一步!

《小绿皮书》推荐理由

多少朋友上桌了只关注自己牌大小,不去观察收集对手的信息,多少朋友下注只凭自己的感觉,不去思考总结下注的理由等等……玩牌没套路,桌上被套路!

不过,今天广大牌友的福音来了,不要998,不要98,只要你9分钟就能了解到徳扑界公认的好书——小绿皮书的精彩内容,只要学会里面的知识,你懂得!

——Chinapokerrooms主播老E

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这本书展示了德州扑克中重要和必要的基本原则,它们能帮你理解游戏的统计概率;这本书还包含了大量战略建议和起首牌图表,对你的牌技大有裨益。

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这本书的作者是曾经全速扑克的形象代言人—— Phil Gordon!他在这本书中为广大的德州扑克爱好者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可以说,Phil Gordon为你展现了一个伟大牌手头脑中的画面及思考过程。

今天,胖哥将和大家一起学习在德州扑克中翻牌的打法,进入到翻牌后,我们面对不同的牌面,要想赢下底池,就要做出正确的决定,每一步都不能掉以轻心!

翻牌之后

得过许多锦标赛冠军的T.J. Cloutier 曾描述NL Hold' em:“如果翻牌后没有击中你想要的牌,这书基本上就是没戏了”。这句话我基本同意。

一旦FLOP开出,我已经看到我牌组中七张中的五张,只剩下两张牌还没来—这让我对于我的牌组最后的模样有相当清楚的概念且基本上只有两件事情要决定:

一、我应该丢钱进 POT吗?如果是,该丢多少?

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在做这些决定时有许多要素需要考虑,不过最重要—甚至比我的底牌还重要的事情是:

二、我的对手像是有什么 牌?

一且我猜到了对手的底牌,我所该做的就是迫使他犯下错误,例如:

1、FOLD掉比我大的牌,当牌比我小时,CALL 我的较大的下注。

2、当我的牌最弱或是在听牌时,没有下注或加注。我在FLOP后做的所有决定几乎都是在使我的对手犯下这些错误中的一个。

第一个下注的拿下底池

当桌上有一副对,直接击中翻牌的机率要比没有击中翻牌的机率小很多。我发现在有对子的桌上先下注的玩家通常都会赢得POT!

不论我的牌是什么,在如下列的FLOP开出来后我通常都会率先BET:664、992、、T33、K66、KK6!

这种打法在当我是盲注且对抗Limpers (仅跟注盲注大小的玩家)时特别有用。身为盲注使我看起来更像是FLOP 中三条。当我在对子桌上率先下注时,我喜欢BET大約1/3 到1/2 倍的POT。我发觉当我BET大于或小于这个数量时,我的对手通常会觉得这是软弱的象征并常常RAISE 我使我放弃。当我真的HIT到这些FLOP时,我会BET一模一样的数目。藉由不论有中或没中都BET,我让对手很难对付我。

当我试着Bluff时, 我会稍微保守一点,而当桌上有两张同花时,我会更积极地BET!

翻牌后Heads-Up 单挑对手

在NL Hold'em中,多人乱斗会使情况非常复杂,我喜欢简单一点。当我在满人桌上时,我通常会在FLOP前努力促成跟一个玩家单挑的情况。

单挑的POKER要简单多了。因为当我是第一个进场的玩家时,我几乎总是RAISE,我能够用下列的标准来分析每次的肉搏对战。

因为我的TAG紧凶形象,不论我真正的牌力为何,我的Preflop RAISE翻牌前加注应该能够使我的对手相信我有一手好牌。(如果我没有TAG形象,则我得试图让对手们对我有这样的印象。)

1、拿不是一对的底牌在 FLOP凑中一对或是更大的牌的机率只有约1/3。

2、拿对子在 FLOP凑中set 或更大的牌的机率约是1/8,总共只有六种单挑的情形:

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1、庄家-我-对手

我是在FLOP前第一个用标准RAISE进场的玩家,一个位置比较好的对手CALL,盲注都FOLD。

因为我在FLOP前RAISE,我最感兴趣的就是在翻牌后让别人知道我手中的牌的强度,我有大约65%的机会下所谓的"continuation bet"的注。

我会BET大约1/2 个POT,其中的35%我会在FLOP凑中一对或更大的牌,10-15%我在FLOP听到一些牌。把这两项加起来后,你会发现约15-20%的时候我会在FLOP完全没中的情况”下做continuation bet。

切记我的对手只有约35%的机率能在FLOP. 上凑成牌。且除非他们有凑中了什么超级DRAW,他们不太可能有正确的POT Odds(3比1)来追他们的DRAW。

如果我能用半个POT以65%的机率搏得整个POT,则大约每10次我就能够赢得1.5 个POT的净利。我总共投入了5个POT,但会赢得6.5个POT。

2、庄家-对手(盲注) -我。

我在FLOP前RAISE且某个位置比较差的玩家CALL。我不喜欢SLOW PLAY.如果我的对手CHECK–他们在 FLOP没中的象征—我有大约85%的比率会BET。对付那些喜欢CHECK-RAISE的对手,我会比较小心一点,大约65%的比率在他们CHECK后我会BET。

3、庄家-对手-我

另一个玩家在FLOP前RAISE,我在比较好的位置CALL。如果我的对手CHECK到我,他们要么就是没中要么就是在对我布下陷阱,我在约50%的机率会BET。

如果我在FLOP 凑中听两头的顺子–特别是对付那些喜欢 CHECK-RAISE 的对手—我很少会BET。我会接受能够免费在TURN抓到大牌的机会。拿着比较难中的听一头顺牌,我比较喜欢试着在FLOP以BET夺下POT。听同花牌也是一样—我通常会 BET,因为如果我在TURN凑中同花,我比较难让对手付大钱。

4、庄家-我(盲注)-对手

另一个玩家在FLOP前RAISE,我在比较差的位置CALL。

这种情况不太值得考虑,因为很少会发生。我非常非常讨厌在位置差的情况下打NL Hold'em。当我从差的位置CALL, 我通常会拿能够在FLOP 中大牌(中小对子,同花连牌)或能够在FLOP后能够轻易FLOP掉的牌。当我凑中我的牌时,我通常会BET并希望能够被RAISE。

5、小盲Limp in,我在大盲CHECK

我的位置超级好。如果他们在FLOP后CHECK到我,我有约75-80%的机率会BET,如果他们BET,我即使在没有非常好的牌的情况下也常常RAISE。

6、一个玩家在FLOP前Limp,小盲FOLD,身为大盲的我CHECK。

我有约65%的机率会在FLOP后BET,原因类似于状况3。我会稍微比较常BET 一些,因为我的对手很有可能很软弱,而他们要CALL会很困难。

我有约10-15%的比率会CHECK-RAISE且我不需要有好牌才能这样做,但此处我的CHECK-RAISE有约75%的机会是拿着好牌。若FLOP开出的是大牌或小牌,我比较喜欢BET;若桌上都是J,10,9 则我比较少会BET。我预期我的对手是拿着中等牌出来Limp。

翻牌后对抗多个对手

翻牌后对抗多个对手,很多事情变得比较困难,Bluff 的频率要减少,因为要骗很多人比较困难,同时也要注意, 你很可能在对抗很大的一手牌。翻牌前对底池的争夺同样会发生在翻牌后,底池大了,风险也在加大。

下面是一些多人对抗的基本原理:

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1、我很少在翻牌后毫无理由的诈牌,即使所有人过牌到我,如果我根本没牌,我也会check, 人越多,我越不会诈牌。

2、如果我认为翻牌后我的牌最大,我几乎肯定会下注,多人对抗中,我几乎从来不slowplay,我下注,并期待有人加注。

3、多人对抗中我翻牌后的下注,目的是减少对手,即使我并不能立即拿下Pot。我一点也不介意是否能立即拿下POT。

4、checkraise在多人对抗中不要过度使用,这会很容易过头,我更倾向于下注而不是checkraise。

5、如果中位的人是小筹码,我就喜欢check raise。

6、如果最后一个对手是小筹码,我几乎很少会 checkraise 或者check call, 我不希望被中间的对手构筑陷阱,如果我想得到底池,我会下注。

补牌情况下的试探性下注

如果我翻牌,后得到一个很好的补牌,比如顺子或者补花,我过牌,对手下 了一个POT,这种情况下,我的手牌赔率只有 2:1,而底池赔率是4:1,我只能弃牌,对手做的很好。一些情况下,如果我翻牌后得到很好一手很好的补牌, 我会领先下注小金额,希望能减缓对手下注,这是基于一下原因:

1、对手比较弱,不会轻易反加。

2、对手比较喜欢对成牌慢打。

3、攻击性很强的对手,如果我过牌几乎肯定会大下注。

如果我下注1/4P0T,我的对手仅仅是跟注,我就会得到 5:1的底池赔率进入翻牌,那么可以说,我不仅仅下注得到了价值,而且我让我的对手因为没有反加而犯了一个错误。

如果我的对手发现我这个打法并且开始对我的小下注进行加注,那么我就准备用一手很强的牌来同样小下注并期待他加注。

听中间牌的顺子

我喜欢听中间牌的顺子DGSD胜过听两头顺OESD.听中间牌的顺子DGSD的顺子让我的对手比较难读牌。

举例来说,桌上开出:

Qd9s4c

如果TURN开出K或8,许多对手会谨防投入大量筹码到POT中。他们畏惧我拿JT且有双头顺抽牌。

但如果桌上是:

Jc8s5d

一旦我有97。感谢我的听中间牌的顺子DCSD DRAW,我仍然有8张outs–任何10或6,都能组成我的顺子–但是我的对手比较不会害怕继续打下去。在这个例子中,TURN开出6要比起上个例子中开出8要不具威胁多了。

一个听中间牌的顺子的小问题是其中一个Outs 也许会让我的对手组成更大的顺。在前例中,TURN开出10 能够组成我的顺,但是同时也让Q9组成一个更大的顺,我必须要小心的来打。

开战用的牌

我不需要在FLOP持好牌才能"开战"–通 常一个很好的DRAW (听牌)就足够了,特别是对付那些我相信只持有一对的玩家。在多数下列的例子中,我有超过50%的机率组成最好的牌且因此能够在FLOP后打得非常Aggressive。

以这些DRAW推All-in 甚至是CALL A11-In 对抗-对几乎从来不会错。然而,依照惯例,积极总是最好的。藉由率先下注我有两种赢法:我的对手可能会FOLD 或是我抽到奖打败他们。

藉由把DRAW打得非常Aggressive, 当我有很好的已组成的牌时,我能够让我的对手丢很多筹码到POT中。他们必须要猜我究竟是有DRAW (听牌)还是NUTS (成牌)。

第一种情况下我有很好的机会能赢,第二种情况下他们赢的机会相当渺茫。

根据台面结构来下注

当我思考我在FLOP或TURN后的行动时,我会观察桌上的结构—桌上有哪些牌,以及它们会如何影响我对手的手牌—以帮助我决定我BET的数目。

1、我一般下注的范围是1/3到1倍的POT大小。

桌上的结构决定了我选择的BET范围。我的手牌对上对手可能有的牌有多强?

如果我的牌对上对手所有可能有的牌都非常强,我通常会BET范围内的底线,大约1/3个POT。我希望我的对手会CALL。

如果我的牌对上对手可能有的牌算是中等强度,我会BET大約2/3个POT。我希望我的对手FLOD掉- -些比我好的牌,且CALL一些比我差的牌。

如果我的牌相对下很弱而我又想要BET,我会BET POT的大小。我希望我的对手FOLD掉比我好的牌。

2、我的牌有多大的可能会变强?

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如果我的牌不太可能变强,我倾向于BET多于2/3个POT。我希望能立刻拿下POT。

如果我的牌有大约15-20%的机率能变强,我比较倾向BET2/3个POT。

如果我的牌有超过34%的机率,非常有可能变强,那我比较倾向BET 半个POT。

3、我的对手在 FLOP凑中一对或更大的牌的可能性多大?

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如果我的对手非常不像是在FLOP凑中Top Pair或更大的牌,不论我觉得我有没有最好的牌,我倾向于BET 1/3个POT。

如果我的对手很像是只有一个Pair 且我觉得我有最好的牌,我倾向于BET 2/3个POT。

如果我的对手像是FLOP凑中两对或更大的牌且我觉得我有最好的牌,我倾向于BET POT的大小。如果我不认为我有最好的牌,我几乎从不BET。

4、我的对手有多像是有个Primary Draw(有 8个以上的outs助胜牌)

如果我觉得我的对手很可能有Primary Draw且我认为我有最好的牌,我会BET POT的大小。

如果我觉得我的对手有Primary Draw且我的牌很有可能不是最大的,我几乎从不BET。

当这四个上列因素对于该BET多少的结论不同,我会BET它们的平均数。假以时日,根据桌上的结构来决定BET的数量几乎会成为反射动作。

有强牌时下注

在FLOP后我几乎总是在持好牌时下注。我的对手常常会RAISE 我,因为他们畏惧我的形象,或因为他们想知道我的牌力如何或因为不想要让我这么便宜的听牌。当我能够RE-RAISE一个RAISE过我的对手时,在此CHECK-RAISE并没有意义。

这在当我认为我的对手有Top Pair或Overpair超对且我在FLOP中SET (击中三条)时特别重要。假设我的对手在FLOP 前用大口袋对: AA, KK或QQ RAISE过,而我用小对子66CALL,且FLOP开出962。如果我率先在POT中BET约半个POT的数量,通常我的对手会试着把所有的钱丢进来。我会非常感激,他的希望相当渺茫。

翻牌后击中两对

在FLOP凑中Two Pair很值得庆祝,至少值得BET或RAISE。我几乎总是会去看TURN。

事实上,我不记得我曾经在仅面对一个对手时在FLOP上FOLD过Two Pair,除非桌上开出三张同样花色的牌。

并非所有Two Pair皆生而平等。Two Pair共有三种: Top Two Pair(最大的两对)。Top AndButtom Pair(由最大和最小的号码组成的两对)。和Buttom Two Pair(最小的两对),且每种都有各自不同的特性和策略。然而三种之间有一个共通点:我的牌不太可能再变大。我只有17%的机率能够抽到葫芦或更好的牌。换句话说,我必须要打算用Two Pair来赢。

Top Two Pair最大的两对

当我FLOP凑中Top Two Pair,我希望能够尽可能投入筹码到POT中。我几乎能够确定有最好的牌,因为我的对手只有很小的机率会凑中最小的SET, 而他们有顶SET 或中间SET的机率更低。

在最好的情况下,我的对手凑中Top Pair并有很小或根本没有机会抽同花或顺子。我输的机率很低且正等著赢下一个大POT。

下列是一些胜率范例:

当我用两张号码很接近的牌凑成Top Two Pair时,我会积极地BET跟RAISE,因为有很大的可能会出现顺子。

如果我的对手在我后面RAISE 或RE-RAISE,通常很难知道他到底是凑中SET还是只是疯掉了乱下注。对抗那些以Top Pair或Overpair投入过多筹码的不好的选手,我几乎从来不能把这手牌丢掉。然而,对抗好玩家时,我会保持留意与警戒。好玩家不会只凭一个对子就投入他们全部筹码。如果一个好玩家对我轰了两发回来,尽管很机率微乎其微,我还是有可能把我的牌丢掉。

Bottom Two Pair最小的两对

当我FLOP凑中Bottom Two Pair时,我会打得差不多积极。持有Top Pair的对手只有5张outs 来提升他们的牌。在TURN之后我的牌仍然有约88%的机率保持最大:在RIVER之后仍有约76%的机率是最大。例如:

此例中只有两张A和三张Q能够帮助我的对手。

如果桌上在TURN或RIVER发出对子(承上例,如A-6-5-8-8)则我的Two Pair会变成一文不值。在TURN后我会非常积极地打Bottom Two Pair以期能够立刻夺下POT。

Top and Bottom Pair由最大和最小的号码组成的两对

尽管看起来不符直觉,当我在FLOP凑中Top and Bottom Pair时,我是最容易受损失的。为什么这种牌比BottomTwoPair更容易受伤呢?因为持有TopPair或Overpair的对手有额外的outs。

我的对手有六张outs。在第一个例子中, 我不只要躲过Q,且如果开出一张9,我的Two Pair就会变的跟他一样是A和9。但他们的KickerQ要对上我的5,我真就是背到家了。

翻牌击中三条SET

当我在FLOP凑中SET,我会记住我的目的是要让对手犯下最大的错误。任何他们丢进POT中的钱都很可能是Dead Money。

以下是我平常时的打法:

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Out of Position(位置较差的情况)

如果我是第一个行动的(UTG,无位置优势,或在我前面的玩家CHECK但后面还有人要行动),我会观察台面并判定我的对手是否凑中Top Pair或有Overpair 如果是,我几乎总是BET.我BET是因为我希望被RAISE。

如果我不觉得我的对手有Top Pair或Overpair。我会CHECK(Slowplay),希望可以引来Bluff或他们会CHECK且他们的牌在TURN会变大。下面是我在WPT event的初季中的一个牌例。一个紧的玩家在中/后位置RAISE到3BB。

我觉得他是A带大牌或大对子并决定在大盲以口袋对5CALL他FLOP开出K85。我BET POT的大小。现在,如果他有AK或KQ,我就将他置于一个非常艰困的情况。

如果他有AA,则他的获胜的情况几乎是无望。有其中任何一种牌,他几乎是一定要RAISE,而这正中我的下怀。在这边CHECK-RAISE实在不太像是能够让我赚到更多的钱。他以AK推ali,而我则让他在中间出局。

几轮后我在小盲拿到88。另一个在后面位置,中等紧的玩家RAISE 到3BB。我觉得他是AK, AQ或AJ且决定要CALL。FLOP 开出T82(爽!我中了三条8), 我CHECK,希望这个玩家会尝试拿这个POT。我并不太担心给他看一张 Free Card,因为他很有可能以任何能够因Free Card而变大的手牌在这个FLOP上下注。

由于对手有相当大的可能觉得必须要在这个POT中以AK,AQ或AJ来Bluff,我的风险因而减轻。大部分的玩家持这些牌且在FLOP没中时都不太可能会CALL或RAISE,但其中许多人若有机会则会很乐意率先BET。我的对手以AK做了一个相当大的Buff,而我把他打爆了。

In Position(位置较好)

1、如果我的对手CHECK到我,我必须判定他们是真的没牌还是想要CHECK-RAISE。

2、如果我觉得他们的牌很弱,我几乎总是CHECK且希望他们能够在TURN抓到点东西。

3、如果我觉得他们有好牌且准备要CHECK-RAISE,我会BET POT的大小且祈祷他们会来一个大的CHECK-RAISE。

4、如果FLOP有顺子或同花可能,我几乎总是会BET,通常约3/4倍POT的大小。

5、如果我的对手BET,我有许多可行的打法。我可以CALL以期能够对他们设下陷阱并在TURN赢大钱,或简单的立即RAISE。

6、如果桌上最大的牌是Q或比Q更小,我几乎总是RAISE且希望我的对手RE-RAISE。

为什么?

读书学德扑 | 《小绿皮书》之翻牌后打法!

因为如果TURN来了一张A或K(约有1/7 的机率会发生)且我的对手没有,他们很有可能会放弃并扼杀我之后的行动。我非常希望我的对手在TURN之后能够有Top Pair或Two Pair。

如果桌上有可能发展顺子或同花,我通常会RAISE且让他们付钱来听牌。如果桌上有一张A且我的对手BET,我总是会RAISE. 大多数的对手都不愿意在FLOP丢掉Top Pair。

Set Over Set三条对三条

当我在FLOP凑中SET,我从不担心我的对手有-个比我更大的SET。如果玩家们都有口袋对,FLOP 开出SET over SET的机率只有约1/100。面对这些Odds。我很愿意冒着破产的风险。而在Chinapokerrooms官网的视频中,也收集整理很多经典的Set 相关冤家牌局,想要观看的小伙伴,请点击打开Chinapokerrooms官网视频链接:http://8rr.co/4hnd

翻牌后击中Trips

(Trips是指翻牌后有一对子, 击中你手中的牌构成了三条)当桌上开出一对且我有三条,这很值得庆祝。有两种方式在FLOP时中三条:

High Trips:

我拿: 97桌上: 993

我拿: AQ桌上: AA4

Low Trips:

我拿: 97桌上: A99

我拿: AQ桌上: KQQ

以下是我在决定该如何进行时会考虑的因素:

1、如果我凑中 High Trips且我觉得我的对手有Overpair,我几乎总是BET或RAISE。我希望我的对手会RE-RAISE。

我: JT

对手: AA或KK

桌上: JJ4

如果我凑中Low Trips且我觉得我的对手有overpair 或跟桌上的大牌凑成一对, 我几乎总是BET或RAISE,我希望我的对手RE-RAISE。

我: 97对手: AA或KK桌上: J99

我: 97对手: AK或AQ桌上: A7 7

2、如果我相信我的对手有 可能有顺子或同花抽牌,我非常有可能BET。

3、如果我凑中HighTrips且我相信我的对手有Middle Pair, 我常常会Slowplay或CHECK-RAISE。

我: A5对手: 88,99或TT桌上: AA2

我: A5对手: KQ或QJ桌上: AAQ

4、如果我凑中 LowTrips 且我相信我的对手有Middle Pair,我常常会 slowplay 或CHECK-RAISE。

我: K5

对手: 88,99或TT

桌上: A55

5、如果我有一张A和小kicker 且我FLOP凑中High Trips, 若我的对手CHECK到我,则我总是会BET。

若他们已经打败我的话,我希望会被RAISE并找出我的牌力位置(虽然要把这手牌FLOD掉是十分困难)。如果我位置不好则我会CHECK-RAISE。当我CHECK-RAISE后,若对手RE-RAISE我,我可以清楚地确定我已经被击败。在这种情况下的关键在于让我的对手尽快告诉我他们是否已经击败我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领先会赢一个小的Pot, 如果我被击败就会输一个大Pot。

我: A2

对手: ??

桌上: AA3

6、若我凑中三条 且有所有可能的kicker 中最大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所有的钱都会被丢进POT中。我通常不会担心我的对手凑中葫芦。我发觉通常他们也是中了三条。

我: AK 对手: AQ 桌上: AA5

我: A8 对手: ?? 桌上: Q88

一般而言,若对手预料我会Slowplay三条,我通常会BET或RAISE.我希望他们被迷惑。如果对手预期我会BET或RAISE,我通常会Slowplay。

翻牌后击中顺子

有许多不同的方式在FLOP中顺子。我可能有比较大的那头或让我很容易受攻击的比较小的那头。桌上的牌可能有零个、一个或两个的中洞。各种顺子在FLOP 后籍要略微不同的策略。然而,最重要的基本事实是我在FLOP 上持的牌非常有可能是我最后的牌。这牌的价值不太可能变大,只有可能变小。

0或1个中洞且较大边的顺

当我FLOP中0或1个中洞且较大边的顺,我就有Nut顺(所有可能的顺子中最大的),这是非常强的牌。

我 桌上

KQ J109

Q10 J109

若桌上没有同花,我通常会BET大约半个POT;若桌上有同花则BET 2/3个POT:若桌上三张都是一样花色则BET一个POT。我希望能有很多的Action且我发现在此下注能比Slowplay带给我更多的Action。如果我在FLOP没有下注,在TURN时有14 张吓人的牌会使我的对手直接放弃。

举例来说,在上面的第一个例子中, 任何K,Q,8或7都会让有Top Pair或Set的对手在把所有的钱丢到中间前多思考一番。我会在吓人的牌出现之前利用下注来尽可能的取得最多钱。

0或1中洞且较小边的顺

当我持小边的顺且桌上是0或1个中洞时,我会打得超级积极以保护我的手牌。

我 桌上

87 JT9

T7 J98

在TURN时没有太多的牌是我乐意见到的。在第一个例子中, 来张K, Q或8都会使我非常恐惧,任何7都会使我对手放弃。

在这种情况下我几乎总是BET一个POT.事实上,这种时候我会常常下超过POT并试图立刻拿下POT。我打98s之类的牌时会很机警。如果FLOP 开出Q-J-T且我对上AK,我将会输掉非常多的钱,极其多的钱。计算机分析指出,98 在这个FLOP面对那些愿意投入许多钱的牌—AK, KK, QQ. JI, TT, KQ, KJ, QJ,KT, K9–我的胜率约只有 48.5%。

两头顺(Two-Gap Straights)

有两种方式在FLOP形成两中洞的顺且两种打法都差不多。

我 桌上

JT Q98

J9 QT8

这种情况下,在TURN时只有6张牌会使我对手放弃:任何跟我底牌任何一张的号码一样大的牌。这只有6/47也就是约13%的机率会发生。如果桌上有同花,我通常会BET约2/3倍的POT,其余的情况我会BET约1/2个POT。

翻牌后击中同花

持两张同花的底牌时,我有约0.84%或说是1/119 的机率在FLOP上组成同花。FLOP中同花的最大的问题,想当然尔,是我的对手十分不可能让我有机会行动。

当我在FLOP凑中Nut同花(所有可能的同花中最大的),我通常会Slowplay。如果都没有人想要在FLOP 或TURN后下注,我会一路Slowplay到RIVER。然而,这种打法最大的问题在于TURN或RIVER开出的另一张该花色的牌—这约有 17%的可能会发生—真的会扼杀掉所有行动,除非我的对手同时中了同花且丧失了理智。

在我FLOP中同花的这种极稀有的情况下,我通常会如下所做:

1、默默的感谢上天—我 FLOP中了同花!

2、如果我觉得我的对手很有可能有Top Pair或Overpair,我会BET约POT的大小。许多对手因为觉得若我有同花会Slowplay所以不会相信我有同花,且他们通常会被我的BET给迷惑。

3、如果我不觉得我的对手有Top Pair或Overpair,我通常会CHECK或做一个看起来很弱的BET,也许1/3 个POT,希望他能够在TURN抓到一些东西(或是一个更好的情况:他决定要Bluff。)

4、如果我没有Nut同花,我会BET 约半个POT且希望我的对手以Nut Flush Draw来CALL。他会犯下一个大错,因为只有7张牌约14%的机率能够在TURN帮到他。他在POT中得到赔率是3比1但是他的获胜机会是6比1。

5、如果他很精明且用Nut Flush Draw来RAISE我,我几乎总是会RE-RAISE。如果他已经组成更大的同花,那我很有可能会破产。

翻牌后击中葫芦

若我够幸运在FLOP上凑中葫芦更大的牌,当然这感觉很爽,但通常很短暂。在FLOP凑中葫芦后通常很难有所行动且常常只赢一个小POT。

有四种方式可以在FLOP凑中葫芦,且我都有略微不同的打法:

我 桌上

A5 AA5

当我有拿到这种葫芦时我通常会率先BET或在对手BET后RAISE。我非常希望我的对手有A且变得生龙活虎。如果他们在这种FLOP 上有一张A,那所有的钱非常有可能都进到POT里。有同等的机会是我的对手没有A且没有任何钱会被投入进去。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我会BET半个POT。顺利的话,我的对手只会有三张Outs。(我偶尔也会在没有A时在这个FLOP上下注。)

我 桌上

A5 A55

同样的,这是一个适合率先下注的FLOP。如果我的对手有A,我就有机会行动。如果他们没有A,Slowplay 也不会有效。当我对上口袋对时,Slowplay 会很危险。这个情况下,假设我的对手有TT,他们有4%的机会在TURN抓到一张T且让我破产。

我 桌上

AA A55

这是我会在FLOP Slowplay葫芦的唯一情况。这种情况下我的对手不太可能有抓到什么东西,但是如果他们有,则他们大概死定了。

然而,如果我觉得我的对手有Overpair, 那我就不会Slowplay。举例来说,如果我有TT且FLOP开出T-8-8且我觉得我的对手有一个大口袋对,我会率先下注约一个POT的大小。我希望他们在TURN开出会扼杀掉我的行动的牌之前尽可能地将最多的钱放进POT里。

例如,假设我觉得对手有KK或QQ,若我CHECK/CALL且TURN开出A,我的对手很有可能被吓退且要让他们犯下大错会变得更困难。

我 桌上

55 AA5

这手牌比表面上更容易受伤且我会打得相当积极。对上任何有A(但不是A5)的对手,这手牌只有约77%的胜率。因此我会相当积极地BET,若有机会的话会RAISE和RE-RAISE。下列是其他我会考虑的因素:

1、如果桌上有可能发展同花或顺子,我比较有可能会BET 并希望对手有同花或顺子DRAW。他们可能会CALL我的BET,但实际上他们已经没有机会获胜。如果TURN开出同花的牌,我会率先下注且希望被RAISE或CHECK-RAISE。

2、我的对手预期会遇到Slowplay。当我以好牌率先下注时,他们通常会觉得他们的情况比当我Slowplay时要好。Slowplay 是很强悍的打法且会透露给他们我的牌真正的强度。当我率先下注时,我通常能有比较多的行动。对上那些在Buf时会BET超过POT的对手,我比较倾向于Slowplay。

翻牌击中四条

这不太常发生,但确实有可能会发生。我会试着不要偷笑然后Slowplay,Slowplay, Slowplay。

我最好的朋友Rafe Furst在2005年时曾参加一场在LA的Commerce Casino的锦标赛,而且他跟"蜘蛛人"Tobey Maguire坐同桌。Tobey 在中间位置LIMP,Rafe 在庄家位以A7sRAISE,Tobey Cal。FLOP开出A-2-2. Tobey CHECK, Rafe BET半个POT, Tobey CALL。

TURN开出一张7,这是张最适合使Rafe 自爆的牌,而Rafe在Tobey再次CHECK后也的确这么做了。Rafe BET約$3,000—POT 的大小—使他自己剩下大约500,Tobey 正确地判断出他已经让Rafe成为POT Committed且推All-In。

Rafe CALL。Tobey 开出他的一对2且扫走整个POT,同时脸上露出世界上任何演戏天才也无法隐藏的微笑。

翻牌后成了听牌

在跟高手打NL Holdem时,DRAW的价值通常被高估了。高手会藉由正确的下注来使DRAW付出过高的代价。

有两种最主流的DRAW:两张的顺子DRAW(双头顺或双中洞顺)和同花DRAW。若我在FLOP有主流DRAW,当我决定要BET或CHECK时会考虑这些因素:

1、如果我是第一个进到POT中的玩家且我在FLOP前以RAISE进场,这种情况下我几乎总是BET或RAISE。因为我希望延续我在Preflop 的BET且在这手牌中保持主动。我希望我的对手猜不透我的牌。

2、如果我有除了同花以外的Outs, 我会打得非常积极。举例来说,如果我有Ad5d且FLOP开出8d6d4c,我会打得非常激进。一张7可以组成顺子,且一张A也可能让我的牌变成最大的。

如果我的位置不好,且若我的对手习惯BET少于POT,我比较可能会CHECK/CALL。

如果我有好位置,且若我的对手习惯于CHECK-RAISE, 我比较可能会CHECK并免费的看TURN:

3、如果我闻到对手软弱或迷惑的味道, 我几乎总是BET。如果我有Nut Flush Draw,我比持有非Nut Flush Draw时更可能会Slowplay。常常当我在TURN组成同花时,我的对手有Outs来组成比我更大的同花。

4、如果我已经 POT Comnitted,我会试着成为最后一一个行动的玩家。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RAISE或BET Al1-In 而非CALL All-In。当我做会后一个行动时,我会有FOLDEquity。

当我有顺子DRAW且桌上有两张或三张同样花色的牌时,我更有可能会BETRAISE。

如果我的对手剩下很少筹码,我非常有可能会率先下注。

5、如果桌上有一对,我比较有可能会持DRAW来BET。这是因为我的对手比较不可能有值得继续打下去的牌,而且他们会畏惧我有三条,这也使他们不太可能来RAISE 我。当我在这种情况下BET时,通常大约1/3 个POT就足以成事。

6、同花 DRAW的Implied Odds 通常要低于顺子DRAW。许多对手在TURN开出同花牌时会直接放弃。把DRAW打得成功对于打好NL Hold'em是很重要的一部份。

当我BET且一个高手CALL

我有一手好牌。我在FLOP前RAISE,一个好手CALL我,且我的位置不利。在FLOP后,我BET一倍的POT, 使任何的DRAW都没有足够的赔率。那个好手依然CALL。

这是在NL Hold'em中最吓人的情况之一。高手鲜少会CALL,并RAISE或FOLD。在FLOP后CALL一发BET的高手非常非常有可能是拿着一手好牌在Slowplay。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欢迎来到中文扑克室资讯网,关注获取最新扑克红利优惠,学习最新扑克策略,了解最新德州扑克理论知识,随时掌握最新的扑克策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