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野兽侵蚀 压在桌子下操秘书15p

PokerStars亚洲版(PS281.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被野兽侵蚀 压在桌子下操秘书15p

第七章对角巷

德拉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倒了床上,而且还是马尔福庄园的那个客房。

支起身子,德拉科看见voldemort也在房间里,正在桌子前搅拌那一锅魔药。

“什么时候了?”德拉科迷迷糊糊的问,一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异常。

“早上8点。”voldemort放下了手里的搅拌棒,一股异香也随之弥漫开来。魔药被分成四份灌进水晶瓶里,暗暗的橙红色中间像是有金色的流沙一般,看上去十分漂亮。

德拉科摸了摸肚子,觉得自己有些饿了,于是爬起来准备洗漱吃早餐。等到德拉科整理好准备下楼时,voldemort又不见了踪影。德拉科也没有太多的怀疑,毕竟黑魔王大人来无影去无踪。不过等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德拉科瞟见桌子上的魔药瓶都不见了。

“时间过的真快!霍格沃茨的信寄来了,一会儿让你爸爸陪你去对角巷吧。”在餐桌上纳西莎对德拉科说。

“好。”提起对角巷,德拉科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二年级在丽痕书店的那场“战斗”———实在是太丢脸了。

吃过饭,卢修斯说先去收拾一下,让德拉科等等,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卢修斯才出现到客厅,带着德拉科一起幻影移形。

到了对角巷,啊不,是翻倒巷。

和记忆中的一样,卢修斯带着德拉科去了博金博克店。

“什么都不要碰,小龙。”卢修斯提醒到。

“好的,爸爸。”德拉科嘴上答应,动作却是一点没停。正瞧着,德拉科突然听见一个柜子里有动静,看了看父亲——正在和博金博克谈论,重生一次德拉科当然知道他们谈论的是什么,此刻也是兴致缺缺,于是悄悄的挪向那个黑色的大柜子,见父亲二人并没有注意这里,轻轻的用魔杖把柜子门挑开一个缝隙——足够看清里面。

德拉科仔细一瞧,吓的他差点叫出来——破特怎么在里面?德拉科以为自己眼花了,又加大了一点点缝隙,惊讶的确认里面的确躲着伟大的救世主哈利波特。

哈利见德拉科发现了自己,也是震惊的呆住,随即一副视死如归的壮烈感,仿佛德拉科下一秒就要把他抓出来处刑。

德拉科的大脑在死机几秒后重启,妈的,怎么哪里都有救世主,看到哈利的表情,德拉科皱了皱眉,白了他一眼,把柜门重新关上,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哈利见德拉科没有拆穿自己,惊讶程度不亚于自己被发现,马尔福那个家伙竟然帮了自己?想到这里哈利一阵恶寒,按了按自己的胸口,抑制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静静的听着店内恢复寂静后,立马冲了出去。

在翻倒巷里迷了路,好在哈利遇到了海格,在海格的带领下,哈利离开了翻倒巷,只见罗恩和赫敏飞奔过来后面还跟着韦斯莱夫妇和金妮。

“你没事吧,哈利?你错过几个壁炉都有可能啊!”韦斯莱夫人问道。

“我到了翻倒巷。”

“……”

整理一番后的哈利跟在了众人后面,他看了看走在前面的亚瑟,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把大马尔福的话告诉亚瑟,就当还小马尔福一个人情。

————

德拉科和卢修斯出了翻倒巷之后,来到了服装店,订做了几身新袍子和衣服,德拉科强忍着不把那个动来动去的尺子拽下来,量后二人才去了丽痕书店。

人群中的洛哈特亮着他的招牌笑容,德拉科嫌弃的白了一眼洛哈特,在心里骂了他几声草包,便转身登上了二楼。

靠在栏杆前等了一会儿,德拉科终于见到波特先生和他的一堆“跟班们”进入了书店。

“噢!那是哈利波特!”洛哈特的叫声把德拉科吸引过去,看着一脸懵逼的破特被拉住拍照,德拉科幸灾乐祸的想到:往事重现了波特也还是那样傻兮兮的!

“嘿!你很享受吧,着名的哈利波特,”德拉科再一次挑衅道,“连进书店都不能不成为头版新闻。”

哈利把刚刚拿到的书放进金妮的坩埚,低声说:“这些给你。”然后转头凑近德拉科:“你以为我喜欢这样?被当作动物园里的珍稀物种被拍来拍去?”

德拉科挑了挑眉,怎么疤头和记忆力的台词不太一样了。“你……”哈利开口还想说什么,但是见罗恩和赫敏各抱一摞书挤过来便住了嘴。

“哦,是你,”罗恩看着马尔福,仿佛看到了鞋底上什么恶心的东西,“你在这儿看到哈利一定很吃惊吧,嗯?”

“更让我吃惊的是,居然看到你也进了商店,韦斯莱。”马尔福反唇相讥,“我猜,为了买那些东西,你爸爸妈妈下个月要饿肚子了吧。”

罗恩涨红了脸,把书丢进坩埚,就要朝马尔福冲去。哈利和赫敏从后面紧紧拽住他的衣服。

“罗恩!”韦斯莱先生带着弗雷德和乔治挤过来,“你在干什么这里的人都疯了,我们出去吧。”“啊呀呀—— 亚瑟韦斯莱。”刚才一直在旁边的卢修斯也挤了过来,他一只手搭在德拉科的肩上,脸上挂着和德拉科一模一样的讥笑。

“卢修斯。”韦斯莱先生冷冷地点头说。

“听说老兄公务繁忙得很吶”马尔福先生皮笑肉不笑的说,“那么多的抄查..我想他们付给你加班费了吧,他把手伸进金妮的坩埚,从崭新光亮的洛哈特着作中间抽出了一本破破烂烂的《初学变形指南》。

“看来并没有。我的天,要是连个好报酬都捞不到,做个巫师中的败类又有什么好处呢”。德拉科又听了一遍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说辞,也瞧见韦斯莱先生的脸比罗恩和金妮红得还厉害。

“我们对于什么是巫师中的败类看法截然不同,马尔福。”亚瑟韦斯莱说。

“当然,”卢修斯继续道,他浅色的眼珠子一转,目光落到了提心吊胆地看着他们的格兰杰夫妇身上。“看看你交的朋友,韦斯莱..我本以为你们一家已经堕落到极限了呢。”

哐当一声,金妮的坩埚飞了出去。韦斯莱先生朝马尔福先生扑过去,把他撞到一个书架上,几十本厚厚的咒语书掉到他们头上。弗雷德和乔治大喊:“揍他,爸爸!”韦斯莱夫人尖叫:“别这样,亚瑟,别这样!”

(———部分为原着节选———)

人群乱作一团,德拉科对这两个忽略魔杖的人的战斗丝毫没有兴趣,反而趁着混乱,悄悄给了波特肚子一拳,这是他以前一直都想做的。

哈利还没来得及回拳,一个声音就打断了他:“散开———!”只见一个半巨人将打斗中的二人分开来,卢修斯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袍子,然后冲德拉科招招手:“小龙,我们走吧。”

无视掉亚瑟韦斯莱的怒瞪,卢修斯和德拉科离开了丽痕书店。

快要走出店门时,德拉科发现了脚下的坩埚,似乎是破特那个小女友的,德拉科本来没有注意,但是屋外的阳光一闪,他似乎在其中一个黑色的本子上看见了一抹金光。

那红头发的穷鬼会有这种玩意儿?德拉科还没来得及看仔细,就被卢修斯叫走了。

办完事情心情好的卢修斯同意了德拉科提出自己一个人逛逛的提议:“去吧,记得一个小时后我在巴克冰淇淋店等你。”

德拉科得了自由后,沿着巷子闲逛,买了几样小玩意儿和零食,“喂!马尔福!”德拉科听见有人叫他,微微回头一看,皱着眉头说:“干什么,疤头?”

德拉科并没有停止脚步,哈利也紧跟着他,二人以同一速度前进着,只听见哈利说:“喂!马尔福站住!”

德拉科在心里翻了翻白眼,直接拉住了哈利的手臂,把他拽进了旁边的一家酒吧。

“喂!你干什么带我来这儿?”哈利挣扎道。

德拉科把哈利随便摁在角落里的一张椅子上,然后在他旁边坐下,抬了抬下巴,傲慢道:“你不是找我吗?本少爷给你个面子屈尊听听你要跟我说什么。”

德拉科说完也不管呆愣在一旁的哈利,向老板要了一杯番石榴汁,然后指着哈利:“他付账。”

反应过来的哈利气的不知道翻了几个白眼,很想一拳揍上那欠扁的脸,不过想到要说的话,妥协的付了帐并要了一杯黄油啤酒。

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不过哈利率先打破了僵局:“你刚才帮了我,但我也不会感谢你,刚才你那一拳和这杯石榴汁就当我还你的,扯平了。”

德拉科被逗笑了,吸了一大口果汁:“那好,下次见面,我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我也一样!”

喝完最后一口番石榴汁,德拉科站起身:“走了,傻宝宝破特,下次见。”德拉科配上一副更骄傲的模样冲着哈利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死白鼬!”哈利冲着德拉科的背影白了一眼,又坐了一会儿把黄油啤酒喝完,当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离开。

德拉科走出酒吧心情很好,便去了一家礼品店准备买点东西奖励自己,顺便买一些开学要送的礼物。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开学了,有要重新体验一把二年级,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等到德拉科从礼品店出来,已经快到卢修斯规定的时间了,本来还想去扫帚店的德拉科只好放弃,转身去向巴克冰淇淋店。

时间开始倒转。

卢修斯答应了德拉科自己转一转的请求后,就打算直接去巴克冰淇淋店等儿子,虽然那么没有品味的打架让卢修斯不爽,但是好歹把日记本“送”出去了。

由于心不在焉,等到卢修斯回过神来发现冰淇淋店已经过了,于是他便转身往回走。

“诶哟——!”一个声音响起,卢修斯刚刚转身就和人撞了一个满怀,被突然的力道撞了一个踉跄,稳定住身形后,皱着眉将撞到自己怀里的人推开。

赫敏也懵了懵,刚刚看到哈利趁着众人安顿亚瑟的时候偷偷溜了出来,自己跟出来后不久就跟丢了,正准备随便向前走碰碰运气前面的一个人突然转过身来,自己便没控制住的撞进了那人的怀里。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香味,赫敏不清楚那是什么香水,只是觉得特别好闻,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人粗鲁的推了开。

“对不起,我没看路—你没事吧……”赫敏一边道歉一边抬头看向那人的脸“……马尔福?!”

“如果可以我会更高兴你称呼我为马尔福先生。不过我猜想可能没有人教导你过礼仪,麻瓜格兰杰小姐。”卢修斯也没想到眼前的人是救世主的那个小女友,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嘲讽。

赫敏的表情像是看到罗恩吃了苍蝇,梅林啊!真是鼻子要坏掉了竟然会觉得马尔福身上味道好闻:“我很抱歉,马尔福先!生!”赫敏故意把先生二字咬的很重“我很荣幸您竟然还能记住我的名字,不过……我也不奢求你把麻瓜二去掉了,毕竟一般食死徒的脑子里会自动把非巫师出身的人加上麻瓜二字吧。”

赫敏说完,对着卢修斯挑衅的笑了笑,笑话!我可不会向一个食死徒认输!

“格兰杰小姐,我很诧异你竟然能说出这么长一段话而舌头却不打结——像你的头发一样,不过,你这种言论,我可是可以以诽谤罪来告你了。”

“你!你……你就是食……唔”赫敏被卢修斯的话气到,尖叫道,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卢修斯抬手捂住了嘴。

“格兰杰小姐,我想你应该清楚有些话是不适合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不过…”卢修斯弯下腰在赫敏耳朵旁边轻声道:“我还是很乐意和我们的格兰杰小姐私——下——谈谈有关食死徒以及你刚刚撞了我的事——”

卢修斯过长的头发恰好划过赫敏的耳尖,不知为何赫敏突然脸红,卢修斯说完就直起身子并放下了捂住赫敏的手,道:“我现在还有事。再会,格兰杰小姐。”然后留下了呆愣在那里的赫敏,直接离开。

赫敏错愕了片刻,摸了摸嘴唇又摸了摸耳朵,上面好像还残留了一点点卢修斯身上的香味。一想到他刚才在耳边说的话,不知道怎么的脸又热了起来。真是的!那么恶劣的人!赫敏冲着卢修斯的背影狠狠的哼了一声,又重新开始寻找起了哈利。

德拉科一进到冰淇淋店,就看见了坐在落地窗边自带耀眼属性的爸爸。走过去前,德拉科又向旁边的服务生要了一杯香草冰淇淋。

畅玩线上德州扑克,只需简单步骤就能在Bodog博狗畅玩扑克,

博狗扑克官方网址 博狗扑克网址:

http://www.bogoupoker.com

欢迎来到中文扑克室资讯网,关注获取最新扑克红利优惠,学习最新扑克策略,了解最新德州扑克理论知识,随时掌握最新的扑克策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