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晨钟暮鼓时小说免费阅读 楠楠的暴露之男生浴室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爱在晨钟暮鼓时小说免费阅读 楠楠的暴露之男生浴室

“我知道你并不想要他死,可是他就是死了,子清,你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每次想着他是因为救我而死,我只觉得心口这里耐受的厉害,撕心裂肺,连气都喘不过来。”

“子宴,我知道眼下我说什么都没有,我只希望能陪在你身边,赎罪也好,请求你原谅也罢,我只要能看见你就好。这两年来,我总是梦到你,梦到你从面前跳下去,我伸手想将你抓住,可是眼前什么都没有,我抓不到你,每次我从这样的梦中醒来,看着窗外的月光,只觉得自己生无可恋,可我始终不相信你死了,我派了许多人找你,沿着这条河,每一个村庄,每一个小镇,子宴,我已经辞官了,在我得到你确切消息的那日。”

“子清,其实这件事不怨你,你也没做错。以前世襄同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如果我们再早生许多年,生在那种歌舞升平,繁荣昌盛的时代,就不用再操这么多没必要的心,只是我们读了这么多书,而后又入了仕途,他说在其位谋其职,用其心尽其力。他其实是和李博一样的心思,看着那个乌烟瘴气的朝堂,也想要以一人之力斩尽这天底下的邪魔妖道。子清,我听说了,太子自登基后所作出的那些功绩,当年宣央也说相比较自己,还是陈玄为比较适合那个帝位。世襄如果地下有知,我想他应该会很开心。还有李荣,张天明,他们也算死得其所。”

“子宴,我们呢?”

“大概相忘于江湖。”

“为什么?”

“我过不了我心里的那道坎。世襄是因为我而死的。”

子清似乎执意要留下来,即便我并不怎么搭理他,他还是会日日跟在我身边,槐树村的女人差不多都疯了,不管多大的年龄,但凡他跟着我出现在学堂里,学堂就会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稳住,第一天只是槐树村的女人,又过了一天,连相邻的姚仙镇的女人都跟过来了。

我无奈,说子清,能不能回家等我?

他浅笑,最终只是低声说了个好字。回到学堂,我又被一群学生包围,低声的说先生,那个神仙一样的人物真的是你的弟弟吗?

我点头,最调皮的一个咦一声,说你们一点都不像。

我将他抱在怀里,说怎么不一样了?

“你长得没有他好看。”他停顿片刻,又说虽然你也长得很好看。

我道一句是,想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看见过雨竹。

晚上睡觉他总和我一个房,什么都不做,只是抱着我,我背对他,他将我抱紧,脸贴在我脸上,无论何时,都是一张冷清的脸。我开始明白,这才是真正的苏子清。

过了几天,我去河边钓鱼,他依旧跟着我,手里一支我不怎么用的鱼竿,搬了张矮凳坐在我身边,我每次转身都能看见他,都不怎么说话,他偶尔也会抬头,看一阵又转头,似乎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相处了许多年。

就快过节了,冬天其实钓不到什么鱼,我坐在那里,想一些有的没的事。

面前驶过来一艘华丽的有些像画舫的窗,朱红的船身,绿色的隔窗,上面金色黑色的线条描绘出许多细致的花纹。我以为又是那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出来游玩,可是当我看见那抹绛红色的身影,即便这么冷的天依旧不忘在手上那把扇子,我只知道呆呆的站起来。

“雨竹。。。”

雨竹永远不变的一张艳若桃李的脸,看见我只是浅笑着朝我看过来。

许多年,他似乎总是以这样的一个姿势朝我看来。

“子宴。”

他浅笑着朝我走来,看见我身边对他视若无睹的子清,忍不住停下冷哼了一声。

“来,子宴,让我好好抱抱你。”

他渐渐发觉我脚上的异常,皱着眉说你的脚怎么了?

我在他面前不能像面对子清那般坦荡,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他伸手一扇子敲在我的脑袋上,浅笑着说怎么了?废了?

“唐雨竹,你除了打我还会什么?还有你说话可不可以再狠毒一点?我脚就是废了又怎么样?”

他笑容更甚的看着我,说精神不错。

在我愣在原地时,他先前一步将我抱在怀里,脸埋在我的颈间,低声说子宴,我很想你。

“我也是。”

我觉得眼睛和鼻头酸涩的厉害,等到我回过神时,才知道自己哭了,这两年来一直压抑着的眼

泪,似乎终于到了释放口。

“没事的,子宴,不用难过了。抱歉我来晚了。”

他轻拍着我的背,我哽咽难挡,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世襄。。。

“我都知道,子宴,不要再去想了,若成我们三个中的谁,一定都会做出这样的事的,所以千万别太责怪自己了,再者世襄也不想看见我们这样。”

我应声,那天我趴在他肩头哭了许久,直等到雨竹肩头那里完全湿透了,才记得抬头。

“苏子宴,几年没见,你怎么变成了这种女人性格了?”

我瞪他,说我只哭这一次,最后一次。

他笑容更甚,说这样才对。

子清还站在那里,脸上如常的神色,这两年过去,他的修为越发的好了。

“苏子清,有圣上口谕,他说这是给你放的假,过完年以后回去报到,你被提至宰相的位置,子宴。他回头看着我,说圣上大婚,大赦天下,你的名字位于榜首,这么说起来。你的案子算是给你平反了,往后也不必东躲西藏了。说完他又转身,说苏子清,你明白他的意思?你已经害过子宴一次,如果你这次还执意留在他身边,最后倒霉的还是子宴,你和圣上闹矛盾也好,吵架也罢,都远远离了子宴,不要再牵连到他了。”

“子宴,我们走。”

我呆呆的看着根本不搭理雨竹的子清,原本还想对雨竹说点什么,子清已经拉着我的手远远的将他甩开。

“苏子宴,我不远万里的跑来这里找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浅笑,想起他以前的模样,似乎从来没变过。

刘婶看着坚持要拉住我另一只手的雨竹,瞪大眼睛朝我看来,说铁柱,她是你娘子吗?简直比神仙还漂亮!

“铁柱,啊哈哈~~~你竟然叫铁柱。”

雨竹原本笑的前俯后仰,只是听到刘婶后来的那句话,笑容就僵在了脸上,我笑容更甚的将他抱在怀里,说对了,刘婶,这是我媳妇儿,是不是比春芽还美?

刘婶点头,说春芽连他一个指头都抵不上,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这么高?竟比铁柱还高。

雨竹哭笑不得的站在原地,任由刘婶对他又摸又捏了一番后才结束。

“苏子宴,你就住在这种地方?”

我看着旁边脸色有些愧疚的刘婶,瞪着他说雨竹,不要乱说胡话。

他冷哼一声,转身将刘婶挽住,低声说刘婶,我们明天搬去镇上的大房子去住好不好?你竟然救了子宴一命,那你就是他娘亲,我与他是最好的朋友,他的娘亲就是我的娘亲,而后我也叫你一声娘亲可好?

刘婶一脸喜庆,看着雨竹满满的欢喜,后来回过神,说你不是他媳妇儿,怎么又变成朋友了?

我将还要说话的雨竹的嘴捂住,赔笑说就是媳妇儿,是我媳妇儿。

“苏子宴!”

“罢了,雨竹,你再不帮我这次,我只怕过几天又被她拉去相亲了。”

他冷哼一声,说晚饭在哪里吃?

“你想去哪里吃?”

“这附近可有什么酒楼?”

“相邻的姚仙镇才有。”

“走吧。算是给我接风洗尘。”

“唐雨竹,我没银两。”

“银两而已,爷有很多,跟过来就是了。”

而后又一脸乖巧的凑到刘婶身边说娘,我扶着你好不好?

我无奈的看着他,身边没事人似的子清,看着他们出去后,低声说走吧,子宴。

他的手握着我的,我看了看,也没有拒绝。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畅玩线上德州扑克,只需简单步骤就能在Bodog博狗畅玩扑克,

博狗扑克官方网址 博狗扑克网址:

http://www.bogoupoker.com

欢迎来到中文扑克室资讯网,关注获取最新扑克红利优惠,学习最新扑克策略,了解最新德州扑克理论知识,随时掌握最新的扑克策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