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风流教师 我在做饭他在下添

PokerStars亚洲版(PS281.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极品风流教师 我在做饭他在下添

章十三罗尔扎特·乔恩

源世三年八月八十二日

但塔尼亚·黑羽城·黑羽骑士塔

自银玲住进黑羽骑士塔已有二十多日。同样,乔恩也有二十多日没能安眠了。他眼睁睁看着银玲住进过去亚伦住过的房间,读亚伦读过的书,用亚伦用过的东西。他感到既厌恶又烦躁,可他什么也不能说。

尽管这座塔名为黑羽骑士塔,而他罗尔扎特·乔恩才是本代真正的黑羽骑士,可他几乎对一切都一无所知——他的父亲罗尔扎特·欧德和母亲塔夫洛琳去世前,年幼的他不必插手;他们去世后,亚伦替他做好了一切;最终亚伦也去世了。

这次承担起责任的是极冰骑士赛法琳娜。那一日,乔恩第一次看见向来同亚伦一样面无表情的人悔恨又难过。她用力地握着她的细剑,可她的手不断颤抖,因而她的剑也随之晃动。她没有流泪,可是她看起来狼狈至极。

等到第二日,乔恩再见到的赛法琳娜已不再有往日的精明干练。她放下了别在耳后的银发,穿上了亚伦平日的长裙。她变得沉默而内敛,亦变得更加喜怒不形于色。

那样的赛法琳娜褪去了极冰骑士表露在外的张扬与冷厉,像极了她永远的君主。

赛法琳娜接手了一切。看着与亚伦做着同样事情的银色身影,乔恩最初还曾天真地认为亚伦回来了,可那也只是他的自欺欺人。乔恩和亚伦认识得太久了,因此即使赛法琳娜装扮得再像亚伦,他也知道那是扮成银羽骑士的极冰骑士,而不是他们都心心念念的亚伦。

有一日他问赛法琳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赛法琳娜像亚伦一样苦笑:“这是亚伦的命令。”

乔恩十分不解:“你的责任难道是在黑羽城装扮成亚伦,而不是去银羽峡谷找她吗?”

“准确地说,是扮成‘银羽骑士’。”赛法琳娜无力地说,“乔恩,你只知道我是极冰骑士。在那之上,我是『影骑银羽』——是银羽骑士的影子骑士。”

那是乔恩认识赛法琳娜以来第一次与她说那么多话。

“对于你来说亚伦就是亚伦,我就是我。但对于不了解银羽骑士的其他人来说,银羽骑士银发、银瞳、银衣,力量强大,深不可测。换句话说,只要符合以上几条,那么她就是‘银羽骑士’。”赛法琳娜提及银羽骑士终于有了些精神,“况且,你难道没发现,其实我和亚伦样貌很像吗?这也是故意而为的。”

“有些说多了。”赛法琳娜转而回答乔恩刚刚的问题,“虽说亚伦不太想让你知道很多事情,不过不久前法塔正式吞并了教廷你总应该清楚吧。”

乔恩点点头。

“也有传言说八王要举办源世祭典,正式使用源世纪元。不过也不是什么传言了。他们已经在让人们习惯源世元年的纪年法了,大概源世祭典也很快就要举行了吧。”

乔恩表示他确实听过这样的传言。

“其他的暂且不提。一但银羽骑士……失踪的消息传出,那么被迫站出来和源世八王、法塔对抗周旋的就是你了,乔恩。”

乔恩一愣:“为什么?”

“因为你是黑羽骑士,是目前明面上第三方势力的代表。黑羽骑士团为你效力,众多骑士依附于你。而在遗失一九九六年影骑黑羽向银羽骑士宣誓效忠后,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现在的形势就会变成银羽骑士、法塔与源世八王三方进行较量。黑羽骑士则效忠银羽骑士,作为银羽骑士的棋子参与这场角逐,而不是站在现在这种暧昧的立场上。但现实中没有如果——黑羽骑士与银羽骑士的关系‘再度恶化’,而法塔在吞并教廷后也理所当然地将目标转为了没有黑羽骑士支持的银羽骑士,在达成目的前甚至还有拉拢黑羽骑士的迹象。八王作为相对弱势的第四方势力在一旁伺机而动,但现在的黑羽骑士立场实在暧昧,没有人能预测黑羽骑士的行动,更不会认为堂堂的黑羽骑士会选择袖手旁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但塔尼亚那个野心勃勃的帝王戚里斯威·拉芙雅至今没有和其他七国对立,反而和他们寻求合作的原因之一。乔恩,你应该感谢亚伦。如果不是她站出来替你挡下了这些事情,你现在就不能这样自由地生活了。”

“可我当时并没有向银羽骑士宣誓效忠。”乔恩有些恼火,“我也不怕站出来。”

赛法琳娜动了动嘴唇,觉得不妥又闭上嘴,最后还是和亚伦一样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亚伦怕。”

“至于去找亚伦……我也想去。”

乔恩无论从那个方面想都觉得赛法琳娜一定是恨他的。毕竟,虽然他不清楚赛法琳娜说的那些事情,但如果没有他,亚伦也许不会遭遇这些。于是他平日里便尽量躲着她。他跑去注册了佣兵,也经常不回骑士塔。赛法琳娜则是完全不理会他做了什么,只是偶尔会让他象征性地看一些文件。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直至某日与那个人相见才有了些许改变。

乔恩不断思考着这些事情。不知不觉已是八十三日清晨,他又一夜未眠。天色变亮的时候他实在是烦躁极了,便穿上外袍,打算出去走走。一路上他遇见许多正在工作的银羽卫,想到黑羽骑士塔的情形便不由得感到有些寂寞。过去几年间偌大的主塔只有他一个人居住,现在虽说多了银玲,可他实在是不希望银玲住进亚伦的房间……

乔恩慢慢地散着步。走到传送塔附近时,乔恩不经意向其中瞄了一眼,意外地看见银玲一动不动地站在塔内。不过她背对着塔门,因此乔恩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乔恩也不想知道。他再次迈开脚步,恰巧此时塔内绽放出银色的光芒。光芒过后,塔内多出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银玲则是向后退了几步。

乔恩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好奇地走了过去。银玲和白衣人都注意到了,可是没人理睬他。乔恩正不想和银玲说话,因此也乐得被无视,径自站在了一旁。

白衣人盯着银玲,一动不动,久久没有开口。银玲毫不畏惧,站得笔直。这大概也是乔恩不怎么喜欢银玲的原因。亚伦的身体似乎不是很好,因而总是一副慵懒的模样。扮成亚伦的赛法琳娜十分熟悉她,即使替代不了也能模仿出她几分□□。可银玲并不是那样的。她始终挺直自己的腰背,也始终目光清澈。即使她想模仿亚伦也总是差了些什么。乔恩不想让这样的银玲成为银羽骑士。一旦人们都习以为常,人们就会逐渐忘掉亚伦。如果某一日亚伦回来了,那么这里岂不是将再也没有她的位置?

两个人又沉默了很久。乔恩也不觉得无聊,于是三个人就在礼塔内沉默地站着。

最终还是白衣人先开的口。他摘下兜帽和面具,露出一张干净又年少的面孔:“您……还记得我吗?”

银玲轻轻回答:“辛苦你了,雪骑士。”

雪骑士摇摇头,然后说:“有三年没见到您了。”

银玲回答“嗯”。

“您现在是叫……银玲吗?”他小心翼翼地轻声询问。

银玲点头。

“您有些变了。”

银玲沉默。

乔恩不知道雪骑士的想法。正在他猜测自己或许会多一个队友时,雪骑士忽然又问:“瞬杀骑士最近还好吗?”

银玲说:“他还未来见我,但还不错。”

“是嘛。”雪骑士放下了心,垂下眼,又说:“抱歉,您应当已经知道了,龙绮千幻被人发现了。不过在发现的人中有一位似乎是您的影骑。”

银玲似乎是愣了一下,不过她掩饰得很好,甚至让发现这一点的乔恩怀疑那是不是只是自己的错觉。不过银玲倒是回答了他:“没关系。”

雪骑士一下子高兴起来。他上前几步,单膝跪地,然后低下了头:“以『噬血骑士』之名,再向银羽骑士宣誓。”

银玲抽出随身的短剑,将其放到他的颈旁:“予尔荣光。”

雪骑士待银玲收回短剑后站了起来,又走了一步,向银玲抱去。这次乔恩看清了。银玲又是一愣,缓缓地抬起手,又缓缓地反抱住他。

乔恩总觉得有些奇怪。就在这时,千骑士走进了传送塔。他看见这场景后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试探地问:“银羽骑士?雪骑士?”

不出意料,银玲十分惊讶。谁知雪骑士更加惊讶。但他没说别的什么,只向千骑士打了招呼:“好久不见了,千骑士。”

千骑士则说:“是好久不见了。你的房间仍在副塔,这几年来一直没变过。”

雪骑士十分高兴:“那我就先走了。千骑士你接着忙。”说着他便抓住银玲的手,离开了传送塔。

千骑士看了看乔恩。

“黑羽骑士,难道你不觉得银玲她很奇怪吗?”

乔恩挑起眉。这可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在千骑士问出这句话前他还认为银羽骑士的从骑士全部都是同样的想法,没想到千骑士会怀疑他的君主骑士的什么。看这样子,莫非还想把他拉到同一战线?

“千骑士才是。”乔恩看着千骑士,“千骑士居然不像凌骑士他们那样,相较来说更让我吃惊啊,毕竟我可从没听过哪个银羽骑士的从骑士向我询问这些事情。”

对于乔恩的话,千骑士没有任何反应。乔恩等了一会也就没了耐性,迈步离开了传送塔。

离开传送塔的乔恩打算再走一会。他觉得他似乎发现了一些问题,可他得到的信息都太破碎,只根据他所知道的事情还无法将一切都连接起来。他沉思了一会,抬头却意外地发现自己走到了礼塔。

自那以后,乔恩再也不曾来过的礼塔。

礼塔的门没有像平日一样严实地关上。通过半掩的门,乔恩意外地在礼塔内看见了亚谢利欧。他穿得格外厚重,那种习惯和曾经的亚伦一模一样。乔恩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十分好奇地看了一眼,亚谢利欧却仿佛早就知道乔恩会在门外一样,转身抬头,静静地向他展露了一个友好的微笑。

乔恩不好意思装作没看见,只好走入礼塔。他原以为自己会更加激动,实际走进礼塔后却十分平静,没有想像中那样痛苦。想到这,乔恩忍不住自嘲。说起来,在他的印象中,礼塔发生了那件事后亚伦才正式搬入黑羽骑士塔。她明明做了那样过分的事,自己却——

“好久没有单独和黑羽骑士您说话了。”亚谢利欧温和地说,“您正困扰着什么吧。我能帮得上您吗?”

被亚谢利欧影响的乔恩逐渐静下心。他思考着,一点点说出自己的想法。

“当年亚伦在的时候,她的身体不太好,赛法琳娜替她做了很多事情,可她每天仍旧很忙。因为她住在主塔,那时你们就将主塔当成了你们的中心。”乔恩这样说着,自己疑惑起来,“现在银玲也住在主塔,可你们似乎常常待在副塔。怎么说呢,其实你们一直住在副塔,但是哪里不一样……”

亚谢利欧微笑地看着他。乔恩抬头看了一眼,又接着说:“之前赛法琳娜那样迅速的转变着实让我无法接受。但说实话,也许我了解亚伦,可我不了解银羽骑士。”乔恩忽然苦笑,“不,说不定我连亚伦也不了解。但如果你们从一开始便清楚会是这样,也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果然我仍然无法接受。”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总之,你们什么都清楚,那就不会无端猜疑了。”乔恩一愣,疑惑地看向亚谢利欧,“对了,千骑士为什么要问我那种话?”

亚谢利欧缓缓地说:“虽然我不知道千骑士他问您什么,但是我知道为什么您会觉得奇怪。”他垂下眼睑,“千骑士会问您大概也是同样的原因。可是这不能由我说出来。您若是想知道,可以亲自去问问银羽骑士。”

乔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若能直接问她,他也就不会在这里和亚谢利欧聊这些了。亚谢利欧看着乔恩微皱着眉的样子,轻轻笑了笑。

“或者,再等等。”

乔恩看着亚谢利欧。

亚谢利欧微笑着,话语中满是神秘。

章十三罗尔扎特·乔恩 END

畅玩线上德州扑克,只需简单步骤就能在Bodog博狗畅玩扑克,

博狗扑克官方网址 博狗扑克网址:

http://www.bogoupoker.com

欢迎来到中文扑克室资讯网,关注获取最新扑克红利优惠,学习最新扑克策略,了解最新德州扑克理论知识,随时掌握最新的扑克策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