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晴与家公第7章 好涨啊要来了用力

PokerStars亚洲版(PS281.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方晴与家公第7章 好涨啊要来了用力

第二章 卿楚

南荆国,国姓为卿,当今圣上名曰卿涵,其唯一的胞弟楚王名曰卿楚。

老荆帝与皇后伉俪情深,一生未再立妃,不想天妒红颜,皇后因病早逝,只留下兄弟二人。

说来这位风流成性的楚王,经历也算是坎坷。

五岁时,万元灯节,皇子出宫观礼,不想二皇子卿楚不慎走失。

荆帝大怒,严惩了相关人等,并通令全国,搜寻二皇子下落,然终是无果。

此事过得久了,虽然老荆帝一直耿耿于怀,却终究还是石沉大海。

时隔十年,一直未曾放弃找寻的老荆帝,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找到了这位分离十载的小儿子。

那时老荆帝已经退位,卿涵即位,对于这位至幼失散的小弟,与老荆帝一样抱有极大的愧疚,所以,这位楚王现在这幅无法无天的德行,说来十有八九也是被他的父皇和他那位皇兄纵容出来的。

*

客人听完,点了点头,又问道:“这位楚王爷就真的那么无法无天吗?”

经过刚才的一件事,街上的人群很快散开来,回日楼上也回复了一如既往的热闹。

看着这位楚王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这位客人问题一问出口,酒楼里一下子炸开了锅。

“说起这位风流王爷,那还真是艳福不浅啊,”一位满脸胡渣的汉子脸上突然道,“家中那真是妻妾成群,莺莺燕燕,比那皇宫也不是不妨多让啊。”

“就看方才那少年那一番情态,还真想让人好好疼爱一番呢……”一个富商模样的人接口说道,脸上很配合地露出了猥亵的笑容。

虽说这话说得直接,但是,众人想起那白衣少年那一身盈盈之姿,都是不可置否。

*

“不过,这位王爷欺男霸女的事儿倒也真没少做。”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突然感慨道。“前些日子不是还出过吏部尚书千金的那档子事儿吗?”

众人纷纷附和。

“吏部尚书的千金是怎么回事?”客人突然疑惑地向着众人问道。

一位中年文士笑了笑,解释道:“吏部尚书孟大人的千金倒也是出了名的美人,不过,与吴总兵的儿子早有婚约。想那吴公子,至幼受父亲熏陶,也是一名少年将军。”

“如此还真是英雄美人,令人艳羡。”客人点头附和道。

“可不是吗?”中年文士突然换上了一番愤慨的神情,“不想几个月前的庙会上,这位楚王遇见了孟小姐,当即便是□□熏心,也不顾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就把孟小姐抢入了府中。”

“是啊,”书生接着道,“孟小姐的丫鬟好不容易逃过,回到府中告诉了孟大人,孟大人连夜进宫,跪就圣上主持公道。”

“多亏了圣上插手,孟小姐才得以回到家中。”中年文士依旧是一脸叹息,“不过,孟小姐自知受辱,虽然吴公子表示并不介意,然而,还是执意退了婚约。”

“吴公子一气之下,便去了边关,而孟小姐也是整天以泪洗面。”书生说得愈发地愤慨了起来,“而圣上对这件事,竟然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

众人也都跟着一片愤然。

*

相比于这厢的热闹,宋子默兄弟二人这边就显得有些冷清了。

楚王府,宋之默虽说从未亲临,却是早有耳闻的,不过,亲眼所见,仍然叫那一片富丽堂皇吃了一惊。

当真是雕栏玉砌,亭台楼阁,矗不知其几千万落。偏偏每一处具都是精雕细琢,却终成一脉大家风范。处处是景,端得是优雅高贵,尾间勾画出的又是一片肆意张狂。

宋子默进得府来,便不曾再见过那辆马车,更别说楚王了。

前有仆从领路,到得一处,便只在房门外一站。

宋之默也是明白,拉着宋之言推开门走了进去。

*

进来一片水汽氤氲,倒让宋之默一愣。

这月余的牢狱生活虽然吃力,但内功未失,宋之默入门便知这一方浴室之中除他兄弟二人,再没有别人。低头看了自己这一身也确是狼狈,于是拉过宋之言准备沐浴。

宋之言一路上身体的颤抖就没有停止过,脸色苍白一片,嘴唇已咬得有些发紫。

宋之默提他褪去囚衣,抱起他慢慢放进了浴池中。

池水清澈欲滴,暖意袭人。

不多时,宋之言脸色终于渐渐恢复过来,嘴唇也褪去了青紫。

而恢复过来的宋之言却突然抱住了眼前的兄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宋之默知道自己这位二弟至小就是娇生惯养,突然遭此突变,心情并不了大起大落,前些日子在狱中只是勉强压抑。如此发泄一下倒也好。

一时间,浴室中只余点滴水声,还有那哭泣之声。

*

“哥,你说那个风流王爷到底准备把我们怎么样?”哭声渐止,宋之言突然闷闷地问道,深处却有些惧意。

宋之默苦笑了一下,只拥紧了宋之言,道:“大哥不会让你有事的。”

*

沐浴完毕,拿了一旁备好的感觉衣衫换了。这时突然听见了敲门声,宋之默礼貌地应了一句:“请进。”

来人推门而入,是以为慈祥的老妇。头上已是花白,但那头饰发髻具是梳得一丝不苟,看起来精神矍铄。

“二位公子叫老身一声‘冯妈’就好。”老妇上前向二人微一礼,才抬眸大量二人,忍不住赞叹道,“早闻宋公子潇洒俊逸,今日一见,当真是名不虚传。”

宋之默沐浴之后,一身神清气爽,原本的狼狈之态一扫而光,剑眉星目,五官清朗俊秀,却是一派英气,加上一身儒衫,多了几分书生气质,说是俊逸潇洒,也不为过。

他身边的宋之言,面似冠玉,眉目如画,俊俏非常,只眼中似有些阴郁。

冯妈一袭赞叹,说得真心,若是别时,宋之默定是诚然道谢,现在却只有苦笑的份儿。

到了这楚王府,还不知与那大漠边关那个更要人命呢?

“两位公子一身疲惫,是要先休息吗?”冯妈似是知晓二人不豫,礼貌问道。

“不知楚王千岁是否有时间,容我兄弟二人先行拜访?”这些基本的礼节宋之默还是知道的。既然已经来了,有些事躲也是躲不了的。

冯妈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提步在前引路。

*

走了大约有半个时辰左右,终于到了一处殿堂。

雕花镂空,具是精美绝伦,富贵逼人,偏偏有透出一方雅致。

见到门前四卫,宋之默已知这楚王想来就是在这大殿之中了。

两人刚到,便见殿上走出一人,正是那位白衣少年。

宋之言见到少年,眼中隐隐露出些许不耻的神色。

少年似见未见,脸上依旧挂着些清浅的笑意,对着冯妈点了点头,眼中带着对于长辈特有的尊重。这才转身对二人道:“王爷请二位进去。”

说完走进了殿中。

*

走进大殿,才知那隐隐丝乐之声并非错觉。

恍惚听见女子娇笑连连,宋之默微微皱眉,神色却是未变。

大殿上,层层帷幔,随风而起,深处似有一人斜卧,想来就是那位楚王了。

白衣少年走上前去,轻声说了些什么,楚王轻一挥手,丝乐渐止。

“草民见过楚王千岁。”宋之默拉着宋之言,下跪行礼。

“宋公子不必如此拘礼。”却是一个婉约的女声。

宋之默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起身。

“起来吧。”终于,那层层帷幔深处,一个声音出来。

那声音低低的,慵懒而随意,带着一目的优雅,仿佛从极远的地方传来,极是悦耳,只仿若一缕清泉点滴流淌在心间。

宋之默微微一愣,拉着宋之言站了起来。

两旁的歌姬乐师都次第退下,大殿前一名俏丽女子正朝着二人满眼笑意望来。

女子一身华丽的装束,容姿艳丽,眼眉处风情万种,举手投足间媚态横生。

看来,方才出声的就是这名女子了。

*

“不知千岁要草民过府,有何要事?”宋之默上前一步,说得恭敬有礼,却也是不卑不亢。

“你说呢?”楚王还未答话,女子先是“咯咯”笑了起来,眼波微转,秀眉一挑,朝着宋之默望来。

宋之默暗自深吸了一口气,才道:“还请千岁念在之言年少,不晓世事,绕过他,之默愿听凭处置。”

这几句说来,似是平静,却隐隐有一种壮士断腕的悲壮。

女子笑得愈发地戏谑了起来。

“茗岺,你暂且退下吧。”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女子依言退至一旁。

层层的帷幔轻掀,一道修长的身影慢慢起身,不紧不慢地走到了近前来。

而宋之默与上前拉着他的宋之言愣在了当场,大殿之上,一时间落针可闻。

畅玩线上德州扑克,只需简单步骤就能在Bodog博狗畅玩扑克,

博狗扑克官方网址 博狗扑克网址:

http://www.bogoupoker.com

欢迎来到中文扑克室资讯网,关注获取最新扑克红利优惠,学习最新扑克策略,了解最新德州扑克理论知识,随时掌握最新的扑克策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