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叔太疼了快停下小说_爸爸和哥哥前 后夹

PokerStars亚洲版(PS281.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四叔太疼了快停下小说_爸爸和哥哥前 后夹

如果因为自己的冲动,毕竟她自己有几斤几两她还是比较清楚的,让对方不再包养自己,那她之后的生活还不一定比现在好。

所以她只有一个字,忍。

一连几天陆知意没来,倒是江蕙淑来了。

虽然闵郁行并没有表现什么,但她还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儿子对自己的疏远,越想越不对,这不离开来了。

她仔细观察自己儿子,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动作,果然对方看到自己,眼里一闪而过不满让她给捕捉到了。

她顿时感到不满,不过让她给忍下去了。

闵郁行一直等着陆知意看他,可惜对方从上次起就再也没有来过,就连电话也没有打过。

他的脾气一天天恶劣,就连护工都被他气走几个。

说起来护工来,刚开始那个女生,在江蕙淑发现她对自己儿子的情意之后二话不说就把她给解雇了。

她绝对不允许下贱人对自己儿子有什么非分之想。

至于温茵茵,对方是故意挑着她不在的时候来的,所以到现在为止江蕙淑还不知道她的存在。

“妈,你来做什么?”

江蕙淑一听顿时火了,“怎么我儿子生病我来看看不行吗?你个小没良心的,跟你爸一个样是不是嫌弃妈了。”

想着闵春成,她的眼里满是怨恨,虽然她一定让自己儿子成为闵氏的主人,可现在就连儿子都开始不待见她了,她觉得委屈上了。

闵郁行根本就拿她没办法,很是头疼,“我没有,你想多了。”

江蕙淑瞥了他一眼,根本不相信,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也没有说什么。

闵郁行看着自己母亲眼勾勾的看着自己,“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江蕙淑给拆穿心思脸色变得尴尬起来,“我哪有。”

“不说的话以后也不要说。”闵郁行只是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看的她心虚的样子时冷笑道。

这人表现的这么明显她再看不出来就真的是个傻子了,其实仔细想来他母亲老是说她爱他。可每次他们见面她都带着目的。

他以前并不是现在这幅模样,小时候看到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来接他们,他自己是羡慕的,可他呢,那一次不是司机来接。

开家长会,他们因为各自的情人根本没有时间去参加他的家长会。

他是在一次次失望中成长起来的,或者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渐渐她不再对他们抱有期待。

他也明白只有自己强大才不会给别人伤害你的机会,为了这个信念他一直努力着,而他也确实做的很好。

谁想到闵南风会突然出现,而且是以如此强势的出场方式。

他知道闵春成这个生了自己却从来没有养过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受到爷爷的宠爱,甚至跨过他成为闵氏的继承人很不满。而他儿子的身份非但没有让他觉得高兴自豪,相反还会觉得厌恶。

如果不是他,闵南风根本不会出现,也根本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事情。

对于闵南风他原本没觉得什么,可随着他越来越耀眼,他心里开始产生危机感。

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他的女朋友产生喜欢,他从来都是奉行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无论付出什么也一定会得到。

所以他扮成一个容易产生好感的人出现在顾琴的面前,果然她成功了。

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的发展,可谁能够想到闵南风会突然回来而且渐渐开始取代他在爷爷心中的地位,就连陆知意这么多年来对他竟然一直念念不忘。

江蕙淑犹豫一番,还是咬牙说了出来,“你难道就真的不担心闵南风吗?现在虽然他还没有成为总裁,可是我听说公司上上下下都在讨好他。”

她倒是想做什么,可是她的身份不允许,在她看来如果任他在这么发展下去,尤其是听说他最近完成了一个大单子,闵老爷子很是高兴。

虽说她是江家人,在江家再受宠,她终归是已经嫁出去的闺女,正所谓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她要仰仗的也只有自己的儿子。

现在唯一能够制止他的也就只有自家儿子。

听她的话,闵郁行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她说的她怎么会不知道,因为他恢复的差不多,可以处理公务,但是爷爷却以他受伤的名义明显减少他的工作量,这其中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明白。

他急,可急有什么用。

“如果你来这里是单纯的跟我说这事的话哪你可以离开了,毕竟这是爷爷的意思,你感觉到不满那你可以去找爷爷问清楚。”

如果敢找她早就已经找了,可想到闵老爷子那张脸她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那个不是,我还有一件事情,那个我……”

江蕙淑把上次她陷害闵南风不成反被陷害的事情说了出来。

闵郁行是真的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呢,看到眼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他真的不想承认她是自己的母亲。

“江行舟你能够相信?”闵郁行质问道。

江行舟是江家的私生子根本不受宠,而且对方可是恨江家恨得要命,这人上去不是专门送上机会找虐吗?

被自己亲生儿子指责江蕙淑心里也不好受,但毕竟是她自己的错,没法反驳。

闵郁行不想看她了,“既然爷爷让你反省你就好好反省吧,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闵郁行说完完全把她给晾在一边。

江蕙淑期间还想开口说什么,可看到对方冷漠的脸庞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跺了跺脚,踩得高跟鞋嗒嗒作响离开了病房。

第二天闵郁行就出院,虽然他脸上没有表现什么,可是江蕙淑的话还是起了作用。

没想到刚到公司两人就对上,闵南风打量着眼前的人,据他所知他应该再休养几天,再看看他的脸色苍白的吓人,很明显这人急了。

心情很好的从他身边经过。

跟在闵郁行身后的助理小心翼翼的偷看自家老板的表情,可看了一眼立刻收回,拍着胸口,刚刚对方的表情太可怕了。

为了签一个单子,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能喝,而且刚刚他的伤口突然裂开,忍了许久,才终于把单子给签了。

把客户送走之后,对着身后的几人,留下一句话,转身往外走去,“你们在这里等我。”

他现在冷汗直冒,只能强忍着。

陆知意正刚跟客人谈完,看到闵郁行,心里还在纳闷,对着身后的人说了一句失陪之后就跟了上去。

闵郁行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疼痛上,没有多余的精力发现身后的陆知意。

陆知意注意到闵郁行一直都抬着另一只手,而且神色慌张。

心里突然产生预感,立刻开口叫住了某人。

“闵郁行。”

闵郁行下意识的停住脚步,转头与陆知意对上,下意识的放下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有事?”

闵郁行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遇上陆知意,如果是以前的话,他或许会很开心,可是现在他只想离开。

可陆知意的目光却让他根本移不动步子。

陆知意快步上前,直接把他袖子往上翻开,看着伤口裂开,鲜血往外流。

脸色的顿时变了,闵郁行想要收回去,可是手被陆知意紧紧抓住,他根本就抽不回来。

“你伤还没好怎么就出院了。”

“没事,小伤而已。”

陆知意看着眼前男人毫不在乎的模样,彻底恼怒了。

“这还是小伤,那你告诉我什么才叫严重。”说着就打算拉着对方往外走。

闵郁行拉住她,语气冷漠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陆知意回头瞪了他一眼,“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去医院,难道你真的想要发炎,我知道你想要工作,那也不能不要命了。”

难道工作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闵郁行这下子倒是没有在挣扎,对于陆知意的话他是不反感的,而且他还感到一丝幸福。

有人关心的感觉挺好的。

陆知意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竟然这么好说话了,不管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只能把疑惑压在心底,往门口走去。

感受到周围人的瞩目,闵郁行冷冷的看去,对方被他看的心虚的低下头这才满意起来。

他们也是运气好,刚出门就看到一辆出租车,直接拦下。

坐上车后陆知意给她的同事发了个消息之后倒是没有做什么。

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出租车司机感觉很是压抑,想要说什么调节一下气氛,透过镜子对上闵郁行的目光顿时闭嘴了。

等到医院,看着两人下车,司机收好车钱之后立刻发动车子离开,看的陆知意一阵无语。

“走吧。”闵郁行啊声音响起,陆知意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两人走进医院。

陆知意让闵郁行先坐着,她去挂号。

闵郁行的眼睛应该跟随着她跑来跑去的背影。

看着医生把绷带给拆开,陆知意看到眼前的情景心里一时很复杂。

她看的都感觉到疼,可对方却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好像没有感觉一般,她心里更加复杂起来。

等到医生给重新包扎好之后,开了一些消炎药,两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

陆知意看着从坐在车上开始不发一言的闵郁行,她心里对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是她害他成现在这般,她实在是无法明白他心里所想。

“不用感到愧疚,是我自己要出院的。”闵南风看出她心里所想,自嘲起来。

畅玩线上德州扑克,只需简单步骤就能在Bodog博狗畅玩扑克,

博狗扑克官方网址 博狗扑克网址:

http://www.bogoupoker.com

欢迎来到中文扑克室资讯网,关注获取最新扑克红利优惠,学习最新扑克策略,了解最新德州扑克理论知识,随时掌握最新的扑克策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