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避免的三个扑克推理陷阱

PokerStars亚洲版(PS281.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你应该避免的三个扑克推理陷阱

扑克是一种充满逻辑陷阱、变化莫测的游戏。接下来的三个逻辑陷阱是我从学生们那儿最常看到的,务必避开它们!

什么也没有改变!

这种错误的推理产生在下一回合一张空白牌发出的时候。例如,翻牌是K10 6♠,然后对手对你的持续下注加注。你跟注,然后转牌是一张2♣——一张空白牌,对吗?确实,这张牌不太可能对我们对抗对手范围的胜率产生任何影响,但那个胜率可能在他再次下注时发生变化。

在博弈论中,我们在这种场合放弃最弱牌是完全正确的,因为转牌没有改变公共牌面并未保证对手的范围维持不变。事实上,他在转牌圈的下注通常是代表其范围中的更狭窄部分,即高胜率的诈唬牌(比如同花听牌)和强价值牌。

在低注额级别,牌手们在翻牌圈用各种牌check-raise诈唬,然后在加注没有产生即时弃牌时放弃很常见。

那为什么会产生“什么也没有改变”的推理呢?这归结于牌手扑克语言中的一个错误。这种思维往往伴随着这样的想法:“如果翻牌圈跟注是正确的,那么我仍然拿着最好牌。”我的学生在这里思维有点混乱,因为他假定自己的任务是判断他是否拿着最好牌,仿佛扑克不过是一个判断力的练习。事实上,这样的判断往往是完全缺乏证据支持的,而且你应该置疑一个经常声称“我认为我拿着最好牌。”的牌手的能力。

更好的措辞应该是:“我认为对抗他的范围我目前有足够的胜率去跟注。”这种更好的措辞允许了下面逻辑的存在:“我确实在翻牌圈有足够的胜率跟注,但现在他再次下注,我认为我的胜率已经显著降低。”这种认识驱散了推断翻牌圈跟注然后在空白转牌面弃牌互相茅盾的错误想法。开发正确的语意学是避免这种推理陷阱的关键。重要的是“范围”而非“底牌”!范围不仅和发出的公共牌相关,也因行动而变化。

我下注,因为我认为自己领先

首先,我们不要“认为我们领先”。相反,我们认为我们领先于对手的范围,或者我们认为我们“大多数时候”是领先的。如果你问我,我的花园里有多少雏菊,如果我说“87棵“,我可能是猜测。另一方面,如果我给你一个更模糊的回答,比如”50棵到1000棵之间“,我根本不是猜测。我推测我的花园有一个雏菊的数量范围,正如你应该把对手推测到一个底牌范围。

其次,即使我们自信自己领先于对手的范围,那可能仍然不是一个下注的足够理由。下注必须服务于特定目的。

如果我们自信即使对手跟注后我们仍然领先于他的范围,我们的下注可能是为了价值。或者,下注可能是为了保护,如果我们认为下注可能导致对手放弃相当多的对抗我们的底牌有一定胜率的牌。但是,通常用一手被跟注后情况不妙的强牌下注往往是一个大错。那么这种“我下注,因为我认为自己领先”的谬误是怎么产生的呢?

这种错误推理的产生是因为我的学生们把扑克过度简化成一种“谁拿着最好牌?”的游戏。

我在试图代表XX牌?

这种思维通常在最近发出某些惊悚牌时产生。“同花”和“A“是最常见的例子。我的学生在这里担任模仿秀角色。他调整自己的行动,使自己看起来像他认为的刚好与公共牌面的某些方面产生联系的人那样。问题是,那些模仿只在我们知道它们将被如何解读时才有效。

我可以说一口纯正的利物浦口音,因此当我模仿利物浦口音时,我相信住在利物浦周边的人将听出那种口音,甚至相信我是利物浦人。问题是,一条狗不会信任我,一个来自斯里兰卡的人也不会信任我,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利物浦口音。

试图代表同花如同向一个陌生的听众模仿一种口音。在运气好的一天,你的对手可能把你的下注解读为:“他必定拿着同花。”而在另一天他可能看法完全相反:“他在试图诈唬我。”在某些场合,你的对手可能根本不思考!他们思维过程可能是:“好吧,我跟注。”对抗这种僵尸般的对手你的表演能够取得多少成功?

你的表演只在很可能对手自己没拿到许多强牌,而且你对他很可能如何感知你的行动有强烈的信心时才有效。这就是为什么网络牌手做出那么多“我代表XX牌”的失败尝试——太多对手是完全未知的。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欢迎来到中文扑克室资讯网,关注获取最新扑克红利优惠,学习最新扑克策略,了解最新德州扑克理论知识,随时掌握最新的扑克策新闻动态。